英文主站

搜索网站

Print

新技术为衰老心脏带来希望之花



撰文:Liz Porter

免去开胸手术,置换衰老主动脉瓣新技术将让老年人重燃生命活力。

2012 年 5 月,澳大利亚的三家医院首次实施了新式主动脉瓣置换手术。植入这种新型主动脉瓣无需进行开胸手术便可进行完全定位,植入后也可通过开合进行主动脉瓣的调整。

名为“莲花”(Lotus)的这种新型器械会被嵌入到一条导线的末端,随后同该导线一起植入到腹股沟。之后该装置会从腹股沟沿着股动脉一路向上送达心脏。手术期间可以调整“莲花”的位置——甚至将其移除和替换。

蒙纳士大学心脏病科主任、心脏病学教授 Ian Meredith 带领的心脏病研究小组在 11 名老年妇女的心脏中植入了新型动脉瓣,这些女性由于主动脉瓣狭窄,生命一直受到威胁,但又因为身体虚弱而无法进行开胸手术。主动脉瓣退行性变和变窄会引起舒张功能降低,在老年人中十分常见。如果不做手术,病患会身体虚弱、呼吸困难,预期寿命也会大大缩减。

首例经腹股沟的主动脉瓣植入手术于十年前在法国实施,到2008 年已经十分常见,然而手术的成功率却只有 80%。Meredith 教授表示,确保动脉瓣能在心脏起搏的血液冲力下一次性进入正确位置,这就“有点儿要靠运气了.…..打个比方,就好像在尼亚加拉大瀑布的边缘建造房屋,很难定位。”

但采用新式莲花动脉瓣进行同样的手术,可以让这座大瀑布上的小房子得到精确定位。器械一旦进入心脏就会像莲花一样张开。

Meredith 教授解释道:“因为我们能够完全控制其附着过程。你能在监视屏上看着它并控制它缓缓张开。如果操作有误,可以慢慢关闭器械,然后朝前或往后小幅度地移动。”

在蒙纳士大学医学中心(Monash Medical Centre)心脏病科、墨尔本圣·文森特医院(St Vincent’s Hospital)和阿德莱德的皇家阿德莱德医院(Royal Adelaide Hospital),共有 11 人参加了莲花动脉瓣的临床试验,均取得了出色的效果——成功率比此前明显提高。

由美国新兴医疗公司 Sadra Medical 研发的这种器械是巧夺天工的医疗工程学结晶,但却没有提供切实可行的用户指南。

Meredith 教授及其团队为了给这些手术做好准备,在九个月的时间内,不论是夜晚还是周末都夜以继日、坚持不懈地工作,不断细化手术程序,用他的话说就是要“安全踏进这个雷区,再安全退出。”

他们首先使用电脑进行模拟,随后在真人比例的硅胶人体模型上进行了无数次模拟手术。硅胶模型的体液流经(水)完全符合人体解剖结构的血管系统,全部依照 CT 扫描建模制作而成。

这位介入性心脏病学专家还为其他心脏病科医师和外科医生制作了一张演示 DVD,详细演示了在心脏中植入“莲花”动脉瓣的每个细节。

Meredith 教授说:“这是我对 Sadra 公司做出的承诺,即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找出这种植入术的最佳方案,力求完美。”现在他已着手进行“莲花”的第二阶段试验。该阶段将涉及 120 名患者,分别位于英国、法国和德国的 12 家医疗机构以及澳大利亚的 4 所机构——蒙纳士医学中心的蒙纳士心脏病科(MonashHeart Monash Medical Centre)、圣·文森特医院(St Vincent’s Hospital)、皇家阿德莱德医院(Royal Adelaide Hospital)以及布里斯班的查尔斯王子医院(Prince Charles Hospital)。

最近的一项重大进展是成功研发出了更大的莲花动脉瓣。澳大利亚首批接受该植入手术的病患都是体型消瘦的女性,体重在 60 公斤以下;更大的动脉瓣的出现意味着现在标准体型的男性也可以接受这种植入手术。

2012 年 12 月中旬,Meredith 教授花了一天时间出席一场在巴黎召开的会议,同即将在欧洲对该手术进行临床试验的所有医生进行交流。2013 年 1 月,他又从法国首都出发,展开了一次为期八周的访问,参观了英国、法国和德国的多家医院并指导了 80-90 场手术,其中第一场是在法国图卢兹的巴氏医院(Clinique Pasteur)完成的。

未来将有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亚洲的 1,000 名患者接受该手术。如果全部成功,这种器械将在两年内全面推广。

 

手术演示

Meredith 教授早在五年前就开始鼓励蒙纳士大学心脏病科的工作人员采纳这种救生手术。

2008 年他在华盛顿参加一年一度的“经导管心血管治疗会议”时,邂逅了 Sadra Medical 公司的代表,那是他第一次知道“莲花”。出席这场年会的人员均是介入式心血管疗法的知名专家以及制造相关医疗器材的公司。那时的 Sadra Medical 公司正在全力吸引风险投资人资助其新发明,并与世界顶尖教学科研机构的负责人会晤。Sadra Medical 公司知道,这些人会争相竞逐“莲花”的测试机会。

Meredith 教授凭借其出众的履历要想获得一次与 Sadra Medical 公司会谈的机会可谓绰绰有余。他在加盟蒙纳士大学前曾先后受训于马萨诸塞州的伯明翰布里格姆女子医院和美国哈佛医学院,实施过近 10,000 例心脏手术,并发表或联合发表过 150 多篇论文。他曾参与 30 多项由多个机构组成的跨国随机试验,其中包括领导了全球首例新型药物洗脱支架的“体内”临床试验。

“我当时就决定要抓住这一机会,把它带回澳大利亚,”Meredith 教授说道。

在征集第一批病人参加动脉瓣临床试验期间,病人的勇气让 Meredith 教授佩服不已——尽管他从未在活人身上实施过这一手术,病人们却做好准备,将自己完全托付给他。

“很多人,尤其是在步入老年之后,都会产生强烈的奉献精神。”他说。

对于数千名需要置换心脏瓣膜的老年病人来说,这种新型动脉瓣或可挽救他们的生命。过去,这些病人因为体质太弱,无法承受开胸手术,导致不能接受类似治疗。在他们眼中,绽放的“莲花”带来了真切的希望。

蒙纳士社交媒体

蒙纳士社交媒体

      

关注蒙纳士官方微信:MonashUniAus